最近才稍稍覺得
主任稍微有點責任感了
不過看來~
我是太早下斷言了
雖然她是有拿出一點責任心
稍微有開始做點正事了
不過只是有頭無尾
很多事情起個頭
還是丟給別人去做
習慣還是把責任丟給下屬

前天廠商要來修理東西
因為不知道廠商幾點來
我還是照我應該做的
去銀行辦事情
等我回來
發現廠商已經到了
且已經開始修理東西
因為同事已經在現場了解
所以我就回工作崗位
繼續我的工作

隔天~
主任問我
故障的原因為何
我回答我不知道
結果主任卻指摘
廠商來時我不應該離開
問題是我不知道廠商何時要來啊
如果廠商不來
那我豈非所有工作都不用做了

主任以尖酸刻薄的口氣罵我
講了許多難聽的話語
說我什麼都說不知道
這樣客戶問起的時候
好像我們什麼都不知道
還叫我工作用點心
負起點責任

總之~
她講了很多
也罵了很多
面目猙獰
口氣惡劣
當場她在大罵的時候
我背著她什麼也沒說
不過暗自吐舌頭做鬼臉
我已經習慣了
習慣她總是把下屬當成卑賤的人種
每次情緒和脾氣一來
就把我們痛罵一頓
不只是對我
她對別人也是這樣
這已經不是她第一次對我破口大罵
我想我開始有點免疫力了
已經沒有剛開始的難過和在乎了

那晚~
我特地找了工作的執掌分配
我的工作是負責財務登錄
公共設施管理
以及一般庶務
廠商的維修和聯繫
是屬於主任的工作
那不是我的工作內容
既然這樣
廠商來維修關我啥事
我本來就可以不用知道不用理解呀

主任罵了很多
不過我也不仔細去聽了
反正每次都是那些難聽的話語
聽多了反而傷害我的耳朵
慢慢地我懂得不把那些放在心上
漸漸地學會調適自己的心態
然後我還是照樣做好我的工作
至於主任想怎樣罵人怎樣找碴
都隨便她了吧

昨天~
我還是照常上班
一來主任就吩咐我做事
那些應該是她要做的事情
不過我還是依照她的命令處理完
接著她說有事情要交代我
又交辦了幾樣公事
最後她說
因為她不知道自己會待到什麼時候
所以她要把她沒休該休沒補該補的假
全部都在一月份排完休完
當場我也沒注意看她一月份的排假
等到她下班之後
我才打開班表的檔案

可是不看還好
一看我整個傻眼
一月份的班表
主任排了十天休假
(她其實只有九天公休,不知道為啥多排一天)
另外還排了十三天補假
(她其實頂多十天補休,但是她卻多排三天)
這樣一算下來~
十天加十三天
整個月她就排掉二十三天
加上一月份有一天是會議日
等於她只留下七天的時間給我排休
我一月份有九天公休
七天根本排不完我的假
這還不算我要補休的日子
而且她幾乎把整個月都排光了
等於我根本沒日子可以挑假休了

平常主任老喊她都沒休沒補
事實上她除了公休和補休之外
應該上班的日子她也經常往外跑
一天到晚老是翹班出去
經常一整個下午不見人影
等到下班前跑回來
拿了包包就下班
她都說這樣她不算補休
只要是下班前有趕回來
她都認為這不算補休假
那麼一去不回總該算是休假了吧
依照我計算她十月份以來的出缺勤情況
她頂多只有四天沒有補休
(其實日子應該更少,只是有些日子我沒登記到,無法肯定)
姑且不去計算我不肯定的日子
只計算我肯定的日子
我非常確定她頂多只有四天尚未補休
加上一月份的六天補休
那她頂多只能補休十天
以及她原本九天的公休
但她卻無端多排了四天
造成我一月份根本沒法休了

我無法想像世界上居然有這樣惡質的人存在
每次休假都是她先排了剩下的日子才給我挑
現在更過分的是我連挑都沒的挑了
因為根本沒剩下幾天讓我選擇
七天的餘額我連基本休假都排不完
更別想要補休了
而且最忙的六日她全休了
過年期間還一口氣連休四天
那等於我必須連上四天十二個鐘頭

面對她種種惡劣的行徑
我除了傻眼之外
真的氣到不知道說什麼了
後來就跟我同事們訴苦
我真的被主任欺負到好慘
平常被呼來喝去言詞羞辱
現在連假都不讓我休了
就算她要休要補
也不用全部在一個月裡面排完啊
至少也該留個幾天讓我休假呀
可是她就像是故意的
針對我來一樣
好像想藉此逼走我
她說是她不知道自己能做到何時
我卻感覺她是要讓我待不下去自動離職
平常她就常在言行舉止之間
隱約顯示出想趕我走的訊息
所以老是用盡言詞和各種方法
想要打擊我陷害我
我不明白一個主任
為什麼這麼沒有度量
我只是盡我的本分
做好我該做的工作
也尊重她上司的身分
從來也不去跟她爭執
不懂她為何還要處處針對我
我知道上一個秘書和助理
也是因為主任不爽對方
而因此被趕走FIRE的
當時對方也是在三個月的試用期快到前
無預警的突然被免職
而我呢
三個月試用期就要到了
這下輪到我了嗎

說實話~
不用等到她走
我已經想走了
因為她再不走
我也做不下去了
不光是我這樣感覺
每個同事都是一樣
大家都有志一同
過完年主任不離職
大家都想離職去了
每個人都受不了她的惡劣了
她成天嚷著不做要走
可是我看她不是不做
更不是想走
只是隨便說說喊喊的
我認為她真正的目的
只是想我們大家走吧

娃娃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